北京2020领红包公众号批发交流组

那个惬意困凉的夏天

三甲新天地2018-06-30 22:59:56


? 那个惬意困凉的夏天 ?

? ? ? ?

? ? ?? 闷热难熬的夏夜,虽有空调细细簌簌的咝咝,但我还是觉得比不上童年时在渔港古镇“微微风簇浪,散作满河星。”的“困凉”来得惬意。心中的梦乡,展开翅膀,翱翔于我少年“困凉”时光。

? ? ? ?家乡闷热的夏夜,就像一个大蒸笼,闷热的让人无处躲闪。那时没有电,也没有电2020领红包公众号,更没有听都没听说过的空调,人就像在蒸锅里哗啦啦的淌着汗,觉得自己随时就要熟了。天气这般溽热,何处可得清凉?唯有“困凉”。于是,家中不那么宽敞的人家,晚上就到外面找个凉爽地方睡觉——困凉。阔埕、溪边、楼板顶、榕树下、大街骑楼走廊……在浮华喧嚣里,总能寻找一处心灵净土,给人以宁静,予己以清幽,总之那里觉得睡的惬意就那里酣睡。

? ? ? ?我第一次“困凉”是跟老父亲去一中篮球场看守稻谷。睡觉的四周堆满了稻谷,有用麻袋装的,更多的是用大竹箩筐装,好几十箩筐刚割好湿漉漉的稻谷,里面还有稻虫、草猴、臭龟等绿色小动物簌咝咝在爬呀!躺在草席上正要迷糊入梦乡,忽然,一阵喧闹声打破了宁静的操场。回过神来一看,原来是三五个贪玩的小朋友在嬉耍。昏暗的操场上他们在欢快地做游戏,一会玩老鹰捉小鸡,一会玩捉迷藏,他们笑得乐不可支,直到实在玩累了,就躺到草席上数星星,这些社员家的孩子,跟着他们的父亲“困凉”来了。这时,大人们开始喊着,叫孩子们别喧闹,时候不早了,要睡觉咯。夜,忽然静寂下来,赖蛤蟆“呱呱”不停,飞蛾在空中翩翩起舞,萤火虫打着灯笼闪烁着大地,蟋蟀们放开歌喉,大声唱起歌来,那歌声真好听,赛过催眠曲,让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快进了梦乡。



? ? ? ?蒲扇引微凉,悠悠夏日长。没有看夜的夜晚,只能跟着哥哥们到大街两边商场骑楼的走廊上“困凉”了。夏天晚上的大街骑楼走廊是个“困凉”的好地方,毕竟不是露天的,少了睡觉下雨时被淋成落汤鸡的烦恼。于是,一到晚上,走廊上铺满了“困凉”的草席。那时的生活也真简单,拿上草席枕头,到了走廊用草席的背面刮扫一下地面,把草席一铺平,摆放好枕头就可酣然大睡。若遇到有人刚好也来“困凉”,都会彼此打声招呼,大家虽素不相识,却“同廊共睡”相安和谐。讨厌的是,打扫街道的人太敬业了,早上四五点就开始打扫卫生,扰人清梦,只能回家睡回笼觉去。


? ? ? 虽然大街骑楼走廊会坏了“千金难买天光睡”的好事,但比起在溪旁沙滩上“困凉”要强好多。说到困凉,曾有亲友在溪旁沙滩上“困凉”,有一次半夜涨潮,把草席、被、枕头和熟睡的人都泡在水里,直到溪水淹鼻时我那宗亲才惊醒过来……

? ? ? 素瓷传静夜,芳气满闲轩。最惬意的“困凉”是到人家楼房的水泥板上“借困”。躺在白天洒淋过好几次凉水的水泥板上,徐风习习,吹得让人把所有的烦恼都通通扔在脑后,心情特别舒畅,特别愉快。月光像一位温柔的母亲?,用她那细腻的手,抚摸着每一个孩子。在她的怀抱中,房屋显得更加低矮,街巷显得更加幽静,夜显得更加神秘。阳台长满了苔藓,盆花轻轻地摇曳着,像一位妩媚的姑娘在翩翩起舞准备与“周公约会”去了……

? ? ? 生活总在不经意间变幻莫测,舒心畅意的“困凉”已成了奢侈的睡眠事。我最后一次享受“困凉”还是在启恩中学参加高考时候呢。



? ? ? 1991年,我们高考的考场设在启恩中学,学校联系到启恩中学的学生宿舍给我们住宿。但启恩中学的后勤却把窗户给封固了,开关不得。更要命的是那把破吊扇被固定到最小档,屋里那个闷热啊,堪比桑拿房。

? ? ? ?到了晚上,有一位同学实在耐不住烦燥闷热,于是跑到我们宿舍来约同学一起去“困凉”。可是,这群“未来娇子”在高考的特殊时期谁还敢到屋外“困凉”!只有我这个经常“困凉”的农民仔弟二话没说,叠上被单,卷上草席,合上二本语文书当枕头跟他一起出去。

? ? ? ?这位同学不亏是老启恩,原来高一时他就在启恩中学就读,对启恩中学的环境非常熟悉。转了几下弯,上落了几次楼梯就找到一处风景优雅的“困凉”好地方,倒有几分竹影扫阶尘不动,月轮穿沼水无痕的佳景。想想明天就要高考了,睡眠是最好的战斗准备。于是,铺平草席就躺下睡觉。遥想当年,名举张凤锵啃着番薯考科举,而我们在微风抚摸中高考“困凉”,倒有几份先贤风范。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呀!睡着睡着,天就亮了。

? ? ? ?晨曦微露,不大情愿地睁开双眼,多么美丽的风景呵,天宇上闪烁惹人的橙黄,蝈蝈、蟋蟀和没有睡觉的青蛙、知了,在草丛中、池塘边、树隙上轻轻唱出抒情的歌曲。而辽阔的田野在静穆中,那碧绿的庄稼,那发散着磬香气味的野花和树叶,那浓郁而又清新醉人的空气,显得分外妩媚,给人一种清新的冲动,陪着我走进考场……


? ? ? ? 人就是这样,不是不怕艰辛,而是在经历艰辛之后还能热爱。知世故而不世故,一路耕耘,做最好的自己,去和想要的生活撞个满怀。高考后,我就到广州读大学了,从此就再也没机会享受这种贴近大自然的睡觉方式了。时至今日,每次想起宿露水,沐凉风,卧泥土的“困凉”日子时,脑海总会浮现出那一弦弯月,满天的星斗,内心满谥着安逸,仿佛自己再次回到少年的惬意时光,心中以了然,余生优雅地生活,优雅地老去。?


?推广?

Copyright ? 北京2020领红包公众号批发交流组@2017